贾跃亭不放弃汽车项目,乐视生态模式爆发才能证明自己_21财经搜索

贾跃亭不放弃汽车项目,乐视生态模式爆发才能证明自己

  虽然之前贾跃亭曾说过,乐视没有挑战任何人,只不过给外界的感觉是好像乐视生态在与全世界为敌。实际上,乐视与传统互联网产业、家电企业、手机、汽车等企业并不在同一个维度上竞争,而是创造了新的维度。话虽这么说,但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乐视涉足汽车、体育、手机、互联网电视等领域,一副要颠覆传统模式的架势,自然让不少对手心里不舒服。如今,当乐视遭遇“欠款风波”,贾跃亭一封公开信过后,点燃了外界的火药桶,各种明枪暗箭、落井下石的动作频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下一步,只有乐视生态模式的彻底爆发,才能证明自己,才能从流言蜚语中脱身。

  拨乱反正,贾跃亭开出了几剂药方

  客观来讲,乐视生态模式近乎疯狂式的扩张,确实在业界引发了极大的震荡。无论是家电企业的群起攻之,还是与小米等手机厂商的口水战,再或者是汽车大佬们的冷嘲热讽,都证明了一点:乐视生态模式并非是纸老虎,而是实实在在地触动了对手的神经,动了别人家的奶酪。只不过在成长路径、速度和对外姿态上有些浮躁罢了。对此,贾跃亭在反思的“全员信”中也承认,蒙眼狂奔是在“用时间换空间”,尽快完成子生态的布局,只不过过于急躁,扩张节奏太快,导致组织和团队能力没跟上,各个子生态间存在割裂的现象,没有产生明显的生态化反效应。

  就此,乐视与贾跃亭采取了紧急刹车和一边打仗、一边修整的方式,并就存在的“病症”开出了药方,但这并没有否认乐视生态模式本身。实际上乐视的生态路线和目标是清晰的,优化的仅仅是节奏而已。这从12月9日乐视汽车2.79亿元拿下浙江地块的事件上就能看出来,乐视并没有像外界那样因资金紧张而退出汽车项目,而且贾跃亭还表态,虽然耗资巨大,但乐视不会放弃汽车项目,而且汽车产业是七大生态系统中第二重要的业务,仅次于上市公司。

  最近乐视内部也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组织架构的调整,一个最大的变化是改变生态战略第一阶段中“子生态业务为主,平台生态为辅”的组织模式,而是让各个子生态间的化反、协作更突出,这恰恰是乐视生态化反价值最突出的表现形式。从调整的动作来看,首先乐视宣布成立了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原Lepar负责人张志伟出任新平台总裁;其次是任命高峻为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全面负责LeEco亚太区以及香港整体经营管理和各项业绩的达成。最后一项更值得关注,12月2日,乐视视频总裁高飞的职责、管理范围扩大,打通乐视视频付费影视会员业务、广告业务与内容生态,落实乐视视频业务端到端全价值链经营损益主体责任。

  总体来看,乐视三个方向上的组织架构调整有一个统一的指向——打破原来各个业务体系独立运作的局面,通过矩阵、交叉的组织形态,将分散的各个体系进行深度整合,提高乐视生态整体的业务协同和经营效率。当然,由此也能看出,乐视生态组织模式调整后,完成了从“扩张型”向“盈利型”架构的过渡。说得更简单一些,新的组织架构更利于商业变现上的产出,更强调业务间协同后的商业价值与用户体验的最大化。任何一个扩张型组织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都需要一个夯实的动作,这一举措显然是正确的。

  上市公司成功才是生态的成功,乐视视频是护城河和粮仓

  实际上,乐视视频所在的内容生态一直是乐视生态战略的基石子生态,也是生态化反中的核心,在上周中国企业家年会的采访中,贾跃亭也表示“上市公司是最重要的,接下来会把优质的资产越来越多的放到上市公司当中,上市公司的成功才是整个乐视生态的成功。”无论是贾跃亭所说的ET生态消费的概念,还是今年下半年所提出的UP2U的全新用户服务理念,背后都有一个关键的推力,就是乐视视频的版权大剧综艺、自制网剧网综及拥有独家权益的体育、音乐等内容库。乐视视频是乐视最早、最有积淀的业务,从最早购买和分发视频版权提前盈利,第一家涉足会员付费及网络自制剧,到探索基于IP的全产业链运营模式,乐视视频无疑是压舱石和护城河。

  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在发出的全员信中也重点强调了这一点,作为乐视生态的起点和根基,乐视视频基于IP的全产业链开发及运营方面,已经形成稳定、成熟的打法和体系,而进入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后,内容在这个时期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通过强内容和强变现能力,拉动生态进入全面爆发期。即使外界质疑乐视汽车、手机等项目,但对乐视视频在影视剧内容、自制能力、付费会员运营上的表现,业界给出的评价是相当高的。

  在乐视遭遇舆论质疑时,乐视视频反而加速推进。在11月举办的乐视视频2017年资源推介会上看到,自制内容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70%,其中既有《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的经典IP剧目,也有鹿晗的首部古装剧《择天记》、改编自匪我思存的高人气悲爱小说的《海上繁花》、法医秦明同名小说的《尸语者》、独木舟同名长篇小说《一粒红尘》等极具现象级大剧潜力的剧集。而在更早的6月份,乐视视频一口气发布了53部IP大剧计划,宣布在内容资源上投入150亿元,并与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克顿影视、新文化等近40家娱乐企业达成战略合作。这让乐视视频在版权剧、综艺节及最代表实力的自制剧方面处于明显领先地位。

  而且除了IP及大剧上的丰富储备外,更大的亮点是生态化反的价值正逐步显露出来。艺恩白皮书发布的2015年-2016年网络自制剧TOP10大剧排行榜显示,乐视视频投资出品的《芈月传》播放量达到了250亿次,创造了30多亿的变现收入,不仅远远超出《琅琊榜》、《老宅门》、《欢乐颂》等爆款剧目的播放量、用户覆盖率,还几乎创造了IP开发、运营上的奇迹。哪怕到了今天,播放量仍然在持续增长。

  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与乐视自身的生态模式有很大关系。而随着生态战略第二阶段的开启,乐视视频所具备的内容驱动生态的能力将得到更加有效的发挥。特别是随着影视剧付费会员、广告业务两大业务块“回归”到乐视视频手中,将带来两个方面上的积极影响。一是内容连接用户的本质是用户运营,只有统筹规划,才能让基于IP的用户运营效率、质量达到最大化,既能拉升影视剧播放量,又能在付费用户运营上带来新的突破;二是,乐视大生态链上的资金紧张是一个事实,接下来,广告业务与上游的内容IP、投拍、制作、营销推广、用户运营的紧密结合,势必将产生更多样化、更丰富的商业变现收入,让乐视视频真正成为大生态的“粮仓”。

  多一些质疑,反而让乐视生态模式走得更稳

  虽然乐视依然在有条不紊的优化和调整,但树欲静而风不止,针对乐视的传言和打压仍然纷至沓来。

  贾跃亭全员信过后,先是传出裁员的消息,而后12月6日,乐视网股价突然大跌,贾跃亭在微博上发言,暗指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策划,目的是想“打倒”乐视。股价暴跌后,更有传言称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已触及平仓线,随时有崩盘的风险。直到今天,仍然有一些声音不断敲边鼓,试图给乐视危机上眼药,让风波持续发酵。然而这些,贾跃亭均已在中企年会上给出了回应,股价下跌离警戒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乐视坚信创造价值股价会自然回升,并达到下一个高点。

  虽然这几年乐视讲的故事和概念比较多,行事风格也较为高调,频频挑战行业边界和树敌,但在很多质疑中很大程度上存在过度解读、妖魔化的成份。只不过,对有些锋芒毕露的乐视来说,遭遇危机事件或许是一件好事。无论是贾跃亭说的过度扩张引发的资金链紧张,还是外界给乐视戴上的PPT公司、全民公敌的帽子,这都表明,乐视扩张的步伐确实过大,危机爆发算给乐视提了一个醒,在某种程度上被动释放了乐视生态所潜藏的风险。

  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在全员信中说过的话也能体现出这一点,“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以为跳舞的人疯了”,“他们试图把我们埋了,但不知道其实我们是种子。”或许就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当年一场引发全民热议的3Q大战,让腾讯与马化腾成了万夫所指,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质疑和讨伐,但最终的结果是腾讯选择了开放战略,将所具备的社交能力共享、开放出去,成就了当下中国互联网行业里最高市值的霸主地位。

  相信乐视也会上演这一幕。在乐视生态战略的第一阶段,贾跃亭与乐视显露出来的更多的是侵略、颠覆者的一面,但进入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后,未来的乐视将会变得更平和,少一些戾气和霸道。其实在乐视视频身上已经能发现这种思路上的转变,比如乐视视频一反行业惯例,提出了“保底+分成”新型合作模式,与更多的影视剧机构采取合作,共享乐视日渐成熟的生态系统,这种态度与姿态上的改变将会为乐视接下来演绎的生态世界创造一个更和谐的局面,一个盘子更大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