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IPO市场三大变化_21财经搜索

2017年IPO市场三大变化

  时光荏苒,2017年即将收官,作为IPO大年,2017年中IPO领域的三大变化尤为明显。相较于2016年,2017年IPO发行数量同比大幅增加,今年以来IPO发行数量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IPO被否率明显提高,尤其是自“大发审委”履职以来,IPO审核趋严之势不可阻挡。而首发暂缓表决、取消审核的企业数量相较去年也明显增多。

  发行量创历史新高

  自今年以来,IPO发行数量始终保持高位,相较于2016年全年而言,同比增长约69%。

  具体来看,同花顺iFinD12月19日统计显示,以网上发行日作为统计基准,今年1-12月,IPO发行企业共有420家,发行数量超过2010年347家的历史最高值。相较于去年共248家而言,今年IPO发行数量同比增长约69%。其中,在主板发行的有206家,中小板发行的有80家,在创业板发行的则为134家。从单月来看,全年平均单月发行数量达到35家,去年单月发行数量则仅约20家。除去12月,今年仅在2月的IPO发行数量低于30家,其余10个月份发行数量均高于或等于30家,其中,发行数量在30-40家的月份居多,共有8个月。IPO发行数量最多的月份分别为今年1月和3月,发行数量分别达到53家。

  数据显示,420家IPO发行企业共募集资金约2154.14亿元,平均单家企业募集资金约为5.1亿元。其中,从实际募资金额来看,420只发行个股中,中国银河实际募资金额约40.86亿元,成为今年募资金额最多的个股,财通证券紧随其后募集资金约为40.85亿元。实际募资金额垫底的为至纯科技,募资约为0.9亿元,另外,立昂技术、建科院实际募集资金分别约1.17亿元以及1.34亿元。

  此外,发行价最低的3只个股价格均未超过2元/股,其中,嘉泽新能发行价格为1.26元/股,至纯科技与白银有色分别为1.73元/股和1.78元/股。发行价格最高的为亿联网络,达到88.67元/股。

  从行业来看,截至12月19日,以证监会一级行业(新)为标准,除去教育、房地产业、住宿和餐饮业等6个行业无数据外,发行企业为制造业的公司居多。首次发行规模最大的行业为制造业,发行规模达1548.54亿元。发行企业属于卫生和社会工作的仅有金域医学一家公司,该行业发行规模不足5亿元,为发行规模最少的行业。

  中国新三板投资联盟创始人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IPO高速发行模式下,IPO堰塞湖问题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预计在未来IPO高速发行仍将保持常态。

  被否率大幅提升

  在IPO高速发行的同时,证监会发审委对于IPO企业的审核力度加强,IPO被否率走高迹象明显。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12月19日,今年以来共有469家企业上会审核,其中,未通过数量为81家,未通过率达到17.27%。相较于2016年同期被否率仅为6.94%而言,今年未过会率明显提高。另外,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IPO审核未通过率为13.75%,通过率达到83.27%。今年下半年,IPO通过率则降为74.38%,未通过率提高至21.67%。

  而自10月17日,“大发审委”履职后,IPO被否率持续走高。数据显示,10月17日后,79家接受审核的企业共有28家企业首发被否,未通过率为35.44%。在此之前,400家接受审核的企业未通过数为54家,未通过率仅为13.5%。值得一提的是,11月29日当日上会的3家企业全部被否,在IPO历史上首次出现单日零通过率的现象。

  纵观IPO被否的企业,证监会发审委更关注业绩真实性,询问问题也更细致。其中,毛利率异常成为询问的重点。诸如,在12月19日首发被否的安宁铁钛两类产品的毛利率及变化存在差异,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差异较大。证监会发审委要求安宁铁钛说明两类产品同期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等。再如,11月首发被否的普天铁心被询问的问题中包括说明毛利率水平大幅高于业务可比公司巨龙硅钢的合理性和充分性。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被市场冠以“铁面发审委”的新一届发审委到任后雷厉风行,通过全方面综合审慎评估,决定企业是否能够最终登陆资本市场,严防企业“带病”过关。对于未来的审核趋势,许小恒认为,从长期来看,新股发行审核从严监管的口径不会出现松动,被否率居高不下将成为常态。

  值得一提的是,11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证监会党委决定要成立发行监察委和发审委并行运转。对证监会IPO、再融资、并购重组实行全方位监察。“发行监察委的成立在严把审核信息披露质量关、进一步规范审核权力运行机制和防范权力寻租等方面,从体制机制和组织架构方面进行了优化。”许小恒表示。

  暂缓、取消审核数量增多

  除此之外,IPO市场另外一个较为明显的变化则是被暂缓表决以及取消审核的企业数量明显增多。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12月19日,今年以来,共有22家企业首发暂缓表决,另有9家企业取消审核。而去年同期,首发遭暂缓表决的仅有3家,取消审核的则为5家。值得一提的是,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其他月份单月均低于或等于3家企业被暂缓表决的背景下,今年9月共有7家IPO企业暂缓表决,首发申请遭暂缓表决数量达到高峰。

  举例来看,浙江恒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2月13日在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72次会议上被暂缓表决。稳健医疗、天永智能两公司在9月28日的审核中则同时被暂缓表决。此外,在取消审核的企业中,原计划于9月13日上会的山东泰和水处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落实,证监会决定取消对该公司的审核。另外,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同样被证监会取消审核。

  许小恒表示,一般而言,IPO企业首发申请被暂缓表决,多半源于过会前夕外界向监管部门举报,发现存在尚待调查核实并影响明确判断的问题,或是发审委因为一些反馈意见没有审核清楚,需要保荐人和公司补充资料进行解释。“取消审核的问题相对会更加严重一些,与暂缓表决类似,都是会前遇到突发性事件,导致企业无法顺利接受审核。”许小恒如是说。

  纵观上述被暂缓表决或取消审核的企业,后续IPO进程各不一样。诸如,于今年9月28日被暂缓表决的稳健医疗,在10月31日再次上会中被否。无独有偶,在10月遭到暂缓表决的博拉网络在一个月之后的再次上会中同样折戟。不同于暂缓表决后再次上会被否,广东奥飞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暂缓表决后成功过会。在取消审核的公司中,今年4月被取消审核的深圳市财富趋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IPO进程未有相关进展信息。而在今年1月被取消审核的力合科技(湖南)股份有限公司在7月11日的上会审核中被否。

  许小恒对此表示,被暂缓表决或取消审核后,企业此后能否过会,还要看突发性事件对公司经营方面是否造成实质性影响,最终结果还是要看各家公司的具体情况。目前暂缓审核率和取消审核率大大提升,体现了发审委在解决IPO堰塞湖问题时的审慎态度。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高萍/文 李烝/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