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短期仍难消除“共和国长子”中国一汽复兴不易_21财经搜索

“内忧”“外患”短期仍难消除“共和国长子”中国一汽复兴不易

本报实习记者张硕记者陈茂利颜世龙北京报道

“中国一汽目前资金状况良好,未来有资金需求时也会持谨慎的态度进行举债,确保中国一汽资金始终保持良好的运转效率。近期内中国一汽并没有重大项目需要重大资金投入。”获得16家银行共计10150亿元意向性授信后,“共和国长子”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一汽”)就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如是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

与以往不同,此次中国一汽与16家银行的合作范围是全方位的,既包括中国一汽自身的金融合作,也包括整个供应链的金融合作,既包括国内业务也包括海外业务,既包括产业资本合作也包括金融资本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获得巨额授信的同时,中国一汽面临的“内忧”和“外患”短期内仍将难以消除。一方面,其旗下上市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屡屡亏损;另一方面,在我国决定逐渐取消乘用车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大背景下,若中国一汽不增强自身竞争力,必然会面临“大鱼吃小鱼”的境况。

中国一汽到底差不差钱?

“中国一汽将与各银行在融资业务、现金管理、国际金融业务、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新业态领域、红旗品牌支持等各方面进行广泛合作。”

中国一汽获得10150亿元意向授信金额后,引起了各方的广泛关注,其中市场对中国一汽现有资金面的担忧尤为关注。

“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序幕,更多可能是一种政治信号,或者说是经济方向。”汽车行业分析人士万春雷表示,中国一汽作为国有大型汽车企业,不缺钱,但它是汽车制造业的一个龙头,或者说是一个风向标。

对此问题,中国一汽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一汽对债务控制是非常谨慎的,会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举债,不会盲目扩大债务规模,不会利用债务杠杆盲目扩张。中国一汽目前资金状况良好,未来有资金需求时也会持谨慎的态度进行举债,确保中国一汽资金始终保持良好的运转效率。

对于针对这一事件媒体大量使用的“天量授信、令业界震惊”等描述,资深产业顾问吴全告诉记者:“这个额度并没有那么出人意料,去年全年海航也曾获银行授信超过8000亿元。如今中国一汽的万亿意向性授信,只是在当下的这个环境中格外显眼。”

“此次万亿级的意向性授信,有3个层面的意义:首先,是开发东北亚区域,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有力举措,引导社会增强信心。其次,可强化支持实体经济,是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具体行动。最后,汽车产业具有关联带动性强的特征。中国一汽体量大,地位举足轻重。此举可刺激带动该区域其他产业的发展和振兴。”吴全说。

据了解,中国一汽从2017年8月徐留平调任公司董事长后,开始进行公司制和市场化的深化改革。同时将一汽集团划分为红旗、乘用车和商用车三大事业部。

对于外界一度揣测中国一汽获意向性授信后,会加大投入与其他车企合作,中国一汽回复本报记者称:“近期内中国一汽并没有重大项目需要重大资金投入。中国一汽的发展需要自身努力,还需要与政府、金融机构、国内外车企及上下游相关产业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作为16家银行之一的兴业银行告诉本报,此次兴业银行拟给予中国一汽700亿元整体授信,支持中国一汽包括下属各企业及各板块业务经营转型发展。

而对于资金的使用,中国一汽给出了大致的方向,“中国一汽将与各银行在融资业务、现金管理、国际金融业务、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新业态领域、红旗品牌支持等各方面进行广泛合作。”

“造血”或比“输血”更重要

事实上,中国一汽旗下上市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屡屡亏损。

即便获得16家银行的资金支持,但是中国一汽自身存在的诸多顽疾也暗示了其复兴之路并不是坦途。

一直以来,中国一汽因“一汽自主靠合资品牌养活”的经营现状备受诟病。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一汽-大众、一汽-大众奥迪、一汽丰田顺利完成年度销量目标,其合资品牌销量在中国一汽乘用车累计销量中占比超过85%。

可见中国一汽中的合资品牌表现强劲,自主品牌走势堪忧。事实上,旗下上市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屡屡亏损。

记者梳理发现,尽管一汽轿车2017年成功扭亏为盈,2018年1~6月实现盈利,但这样一份利好成绩单,在当时并未能给一汽轿车带来业内肯定。深究其财务报表,2017年刨除投资收益和资产处置收益,一汽轿车仍是亏损。今年上半年,尽管实现盈利,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合资品牌一汽马自达。

同样亏损多年的一汽夏利,为了应对经营困难,2016年10月底出售了持有的一汽丰田15%股权。时隔两年,今年10月,一汽夏利通过转让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解决了合计约8.55亿元债务以及员工薪酬的支付。

除了内忧,还将面临激烈的外部竞争“外患”。今年4月份,我国决定逐渐取消乘用车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直至2022年彻底取消限制。在这种背景下,万春雷认为,若自主品牌不增强自身竞争力,必然会面临“大鱼吃小鱼”的情况。

就如何应对改善目前的局面,中国一汽回应记者称:“今后将打破以往的模式,结成汽车生态联盟,构建拥有新技术、黑科技的创新生态圈。同时大力发展红旗品牌,据悉,自2017年9月中国一汽进行了全面深化改革之后,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曾公开表态,要把红旗品牌真正打造成中国第一豪华品牌。”

有业内人士解读,在此之前的缓冲期,通过“输血”助力革新,抢占新能源市场,增强自我“造血”能力尤为重要。

梳理徐留平担任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一年多以来的动作发现,中国一汽关于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步伐正在加速。

“唯有改革,才能加速中国一汽的创新和发展。改革过程中,必须直面问题、直击痛点,瞄准一流、开拓进取,全面加强自主创新和新兴业务,实现战略转型和高质量发展;要抓住全球汽车产业变革和新时期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机会,努力打造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出行服务公司。”今年7月30日,中国一汽建厂65周年之际,徐留平在媒体座谈会上表示。

在人事聘任方面,徐留平推出了破除铁饭碗弊端的“竞聘机制”。在组织架构方面,原来的中国一汽技术中心被拆分为研发总院、造型设计院、新能源开发院和智能网联开发院;在乘用车方面,中国一汽成立了红旗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一汽轿车剥离红旗之后的部分与一汽夏利、一汽吉林并入奔腾事业部;而在商用车方面,一汽解放、一汽客车和一汽红塔云南并入解放事业部。

尤其是有60年历史的红旗品牌,自打新红旗品牌发布后,红旗计划转变为一个全面电动化的新能源品牌,与新造车企业一起争夺中国汽车品牌高端化最后的窗口期。

记者了解到,在外部合作上,中国一汽也放下“共和国长子”的架子,变得更加开放,先后与华为、拜腾、滴滴、百度等公司展开合作。而就在近日,一汽轿车与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相关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合作建立百度-奔腾DuBest智能网联联合实验室,并在语音、语义、图像、AR导航等车载产品领域开展基于量产的深度研究合作,为奔腾车型打造专属的车联网系统。

中国一汽获得10150亿元意向授信金额后,引起了各方的广泛关注,其中市场对中国一汽现有资金面的担忧尤为关注。本报资料室/图